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32|回复: 0
收起左侧

《资本论》解读(十九):都是投机惹的祸?——金融危机

[复制链接]

197

主题

666

帖子

2035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035
花果山矿工 发表于 2017-11-28 05: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资本论》解读(十九):都是投机惹的祸?——金融危机
原创 2017-11-27 马宁 科学的历史观
一、产业转移和就业转移

我们经常听到的一句话是,金融是经济的血液。这句话强调的是金融对于现代经济的重要性。但是在2008年8月,美国的经济危机无可挽回的彻底恶化之前,虽然美国的金融市场已经动荡不安了很久,却不断有人出来安慰我们,说这只是金融市场的动荡,和实体经济没有多大关系。等到经济危机已成即定事实,又有另外一些人出来说,这次经济危机是从金融领域蔓延到实体经济中去的,意思是主要的罪过都在金融体制上。而事实是这样的吗?这一章,我们就来仔细研究一下这次的经济危机,如果你喜欢,叫它金融危机、次级信贷危机或者次债危机也都可以。

从20世纪90年代起,全球化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这时,苏联东欧社会主义阵营土崩瓦解,冷战结束;中国继续深入改革开放,全面融入到世界经济政治秩序中来。特别是中国加入WTO之后,全世界应来了全球化的鼎盛时期。

在全球化的进程之中,产业资本从发达国家大量转移到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中国。发展中国家劳动力成本比发达国家低,劳动立法没有发达国家严格,资源相对也比较便宜,又有着或多或少的税收优惠(我国一直到2007年才对外资企业实行和国内企业同等的所得税税率),政府支持和金融支持。对于资本来说,转移到发展中国家意味着更低的劳动成本和更便宜的商品价格,获得更广阔的市场,同时有更多的利润。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外资的到来带来了技术和项目,繁荣了市场,增加了收入,创造了就业岗位。所以各种资本纷纷向发展中国家转移,在发展中国家投资建厂,成立分公司乃至地区总部,而发展中国家也非常欢迎外资进入。现在发达国家的居民消费的不再是本国生产的商品了,而是来自遥远的地方。特别是中国货几乎占领了全世界,不光是牙膏、玩具、圣诞饰品、办公桌椅、百货、服装(还记得2005年欧盟与中国的胸罩大战)这样的日用或者一般消费品,还包括工具、机械设备、汽车配件、电子产品、化工原料、飞机制造等等技术和科技含量比较高的商品。2011年5月发射升空的阿尔法磁谱仪的核心部件磁体系统就是中国制造的。甚至像一些奢侈品,或者传统的高档服装品牌也把生产基地转移到了中国。

中国之所以特别受国外资本的青睐,当然是有原因的。中国在解放后建立了相对成熟的完成的工业体系,居民也普遍受过较高的文化教育(相对于其它同等经济水平的发展中国家而言),即有比较熟练的工人,各种层次的管理者,也有廉价的农民工。而且中国幅员很大,人口很多,有足够的空间和自然资源供应,还有足够的劳动力供应。再者,国际资本也瞄准了中国潜在的巨大的市场。中国的巨大市场几百年来就一直是资本主义垂涎三尺的地方,鸦片战争后中国开放市场给英国资本家造成的生产狂热,甚至是1857年经济危机的原因之一。总之,现实的过程是越来越多的发达国家的资本转移到中国来,中国吸引的外资总量,在发展中国家里是排第一位的。

外资向发展中国家的转移,不仅仅是转移了资本,还转移了工作岗位。发展中国家便宜的劳动力,本来就是吸引外资的重要原因。在资本向发展中国家转移的过程中,发达国家流失了大量的工作岗位。前些年美国国内的一些人,特别是美国的工会总在强调美国与中国的贸易使美国减少了几百万的工作岗位,同时中国也在强调中国与美国的贸易给美国增加了几百万的工作岗位。这两种说法也许都是对的。因为产业的大规模转移肯定会使美国减少工作岗位,特别是使美国制造业工人就业困难。(美国经济预测机构环球透视2009年8月预测,到2016年或2017年,中国制造业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制造业国家。实际上2010年中国制造业产值已经超过美国。)但是同时,在美国国内也会有一些新的产业和工作岗位出现,比如与进口有关的行业,比如物流和保险业。产业从美国向中国的转移是国际间的大分工,它一定会使中美两国都产生出新的、互相联系密切的行当。但是总的来说,在美国这些新行业中的就业岗位,不如原来的就业岗位稳定,工资也不如传统的工作高,因为原来的产业,特别是制造业,是在美国鼎盛时期形成的,美国的劳动者自然也就有较好的收入和待遇(请参考工资那一章)。此外,美国还有许多新的工作是诸如电话销售、推销之类的工作,这些工作从来都是些不稳定的、收入低的工作岗位。

也就是说,中国的工人在与美国的工人竞争,中国的工人用更低的工资打败了美国的工人(美国工人的平均年收入大致在30000美元左右),为美国的资本提供了更多的利润。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中国与欧洲发达国家之间。眼界更广一些的话,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所有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之间,目前甚至发生在了中国与其他更穷的发展中国家之间。

于是,在美国贫富差距扩大了。拥有资本的人,赚取越来越多的利润;而出卖劳动力的人,却得到越来越微薄的工资。其实其它发达国家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只不过没有美国那样典型。因为美国是个传统的“野兽资本主义”国家,崇尚市场的作用,崇尚个人奋斗,而欧洲发达国家大多有强大的左翼政党,都在阶级斗争的疾风骤雨中形成了高赋税和高福利的国家制度。所以欧洲贫富差距扩大的趋势尽管也同样存在,但是却没有美国那么鲜明,最后导致的结果也没有美国那么糟。

二、美国金融资本与产业资本合谋刺激消费

我们已经知道,利润不是在市场上形成的,而是生产出来的;但是利润却需要在市场上不断从商品形式转变为货币形式,从而完成产业资本的不断循环。经过多年的繁荣的贸易,问题逐渐积累起来,也逐渐显现出来:美国人的消费水平受到美国人的收入水平和收入结构的制约。相对于美国人有限的消费水平,中国造的商品,也就是美国资本的商品,生产过剩了。为了维持住经济的繁荣,为了维持住产业资本的不断循环,就需要刺激和扩大美国人的消费,使美国人能够消化掉这些源源不断的从国外输入的商品。可是,消费毕竟是受到收入制约的,收入又因为产业转移、工作岗位的流失和转换而陷于停滞,于是问题的关键就成了如何在美国人的收入没有显著提高的前提下能够使美国人的消费不断增加。

美国人和中国人不一样,美国人基本上是赚多少花多少的。看看美国的经济数据,储蓄率极低,而且储蓄中的大部分还是企业的存款,居民储蓄基本上为零。也就是说,开发美国人的消费,不能走中国式的道路。中国为了启动消费一直在打居民储蓄的主意,想方设法促使居民把储蓄拿出来花掉。2008年经济危机最严重的时候,赵晓教授甚至(另一个平地上的土堆,他本人就是地产商)跳出来,说买房就是爱国。这条康庄大道在中国都没走通,在美国就更走不通了,因为美国人压根就没有储蓄。又不能增加收入,又没有储蓄,那怎么增加消费呢?

靠金融工具。前边我们曾经引用过马克思的话,“就社会范围来说,信用制度只有在不仅加速生产,而且也加速消费的情况下,才会使周转发生变化。”金融资本与产业资本合作,利用金融手段加速和增加美国人的消费。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从中都得到了很多好处。

美国的金融业一向很发达。80年代的时候,我们看美国和香港的电视剧,经常看到剧中人物签支票。那时候的美国人在银行开设活期存款帐户,然后在消费的时候不需要支付现金(因此也就不需要携带现金)签支票即可,商家凭签过名的支票与银行结算。马克思说过,“当人们禁止焚杀女巫的时候,却开始绞死伪造银行券者。”再后来是伪造纸币和支票,曾几何时,伪造支票在美国也是个严重的问题。现在则是盗取信用卡信息和伪造信用卡了。2009年08月17日,美国检控官对一名28岁的美国男子阿尔伯特·冈萨雷斯提出起诉,指控他犯有美国历史上最大的黑客入侵、身份盗窃罪。他被控偷盗一亿三千万张信用卡和转帐卡的信息。如果冈萨雷斯被判有罪的话,他可能面临高达25年的监禁,其中网络欺诈罪20年,阴谋罪5年。他还可能要为这两项罪行各交付25万美元的罚金。检控官说,冈萨雷斯和另两名俄国合谋者偷盗信用卡信息的目的,是准备把这些信息卖给那些想用欺诈手段购物的顾客。随着电子货币的普及,个人支票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银行卡(特别是信用卡)取代了支票。信用卡与支票本质的不同,不在于一个要刷卡一个要签字,而在于支票使用的是持有人银行帐户里的存款,而信用卡则是发卡机构提供给持有人的消费贷款。持卡人不需要在帐户里预先存钱,发卡机构先替持卡人支付消费费用,然后再与持卡人结算。一般都有一个免息期,超过免息期未偿还,或者只是部分偿还则要按照一定的利率收取利息。信用卡特别适合基本上没有储蓄的美国人。

事实上在美国早已经建立起了一套严格的信用制度。每个成年人都有自己的信用记录,在美国有专门的信用等级评估公司,按照一定的方法给居民记录信用档案,并按照一定的量化标准打分。这个分数一般情况下自己是看不到的。当一个人申请信用卡或者贷款时,金融机构或者发卡机构需要向这些信用等级评估公司支付一笔费用,才能得到申请人的信用记录。只有达到一定的分数才算有合格的信用等级,达不到这个分数则说明这个人的信用有问题,需要谨慎对待。合格的居民早已经被金融机构和发卡机构瓜分光了。金融机构把眼光瞄向了那些不合格的人,这就是次级信贷的来由。

次级信贷危机爆发之后,曾经有人追问道,难道穷人或者那些信用记录不合格的人就不应当享受金融服务吗?他们也有权利获得金融服务。但是这里的问题实际上并不是不合格的人能不能或者应当不应当享受金融服务,而是金融机构为什么要给这些人提供金融服务。金融机构可并不是为了扶贫、慈善或者施舍,才开展次级信贷业务的。

次级信贷主要面向那些没有足够信用等级的人。他们要获得次级信贷并不难,这里没有什么严格的核查和审批,只有简单的申请和走一走形式上的程序。于是他们获得次级信贷服务了。他们可以得到贷款用于消费、购房或者购买汽车,也有免息期。在免息期结束之后,他们开始支付利息,这时的利率往往是相当高的,而且是往往是浮动利率。

由于美国人基本上没有什么存款,所以他们的贷款就要靠他们的收入来偿还。由于次级信贷的对象都是那些收入不高,也不稳定的群体,所以这些人拖欠贷款的现象很普遍,他们为此支付了相当多的利息。

这样金融资本就和产业资本实现了共赢。金融资本提供的信贷服务使那些收入不高的人也能够维持相当水平的消费,加快了产业资本的循环和周转。金融资本通过这种服务获得了高额的利息。实际上在很多年中次级债务成了炙手可热的东西,所以才有贷款公司把次级债务打包、证券化,在证券市场上销售给投资银行。在很多年中次级债的销售状况还不错,回报率也很高。危机爆发之后,有人指责“穷人”,说他们没有那么多收入还敢靠借债高消费,言外之意就是危机完全是穷人的罪过,是他们太贪婪,没有控制自己的欲望。这样冠冕堂皇的指责就把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的合谋的责任完全抹掉了,似乎它们很清白。事实上,没有金融资本为了牟利而发明次级信贷,穷人即使想借款“奢侈”也没有途径;也正是产业资本为了利润大肆宣扬消费文化,诱导居民高消费。再者,如果没有穷人的过度消费,经济危机早已经爆发了,就不是等到2008年了。

三、金融危机的爆发

因为次级债的负债者收入都不高,所以如何还款就成了严重的问题。在2005年以前,美国的房地产市场一路走好,这为投资住房提供了可观收益。一个人可以申请次级贷款来购买房屋,在所有房款中他自己可能只有很少的一部分自有资金,甚至可能完全没有自有资金,全部来自贷款。随着房价的上涨,这个人可以把房屋抵押给放贷机构,并且用房价的增值部分做担保继续获得新的贷款。在这个过程中,房屋所有人和金融机构分享了房价上涨带来的好处。所以后来他们也共同承担了房价下跌带来的损失。

随着美国经济的繁荣,通货膨胀的苗头显现出来了,美联储开始按部就班的加息,这也是格林斯潘等人以不变应万变的老把戏。美国的加息造成了严重的后果,使本来蕴藏在经济中的风险暴露出来了。越来越多的人(不仅仅是次级信贷的负债者,还包括许多所谓的中产阶级)背负了越来越沉重的债务负担,如我们一再强调的,美国人没有储蓄,他必须用收入来偿还债务。他们还贷收入的很重要一部分,又并非来自于劳动,而是来自于房地产市场。加息使高涨的房地产市场交易清淡了下来,房价的增长也变得缓慢了。所以从2006年起美国人就一直在紧张地谈论着二手房交易市场的情况,忧心忡忡直到经济危机爆发。在2007年美国上空就一片阴霾。2月,美最大次级房贷公司减少放贷,第二大次级按揭公司新世纪金融发出赢利预警。4月新世纪金融申请破产保护。6月贝尔斯登公司旗下两只对冲基金出现巨额次级低压贷款损失,7月瓦解。8月贝尔斯登公司总裁辞职,房地产投资信贷公司AMERICAN HOMOE MORTGATE申请破产保护。8月9日巴黎银行宣布卷入美国次级债,欧洲央行紧急投放948亿欧元。8月,美联储共向金融机构注资880亿美元,欧洲央行共注资2100亿欧元。就在这种局面下,美国财长保尔森还在声称不至于把美国经济引向衰退。在稳定了一段时间之后,2008年夏天局面再度严重恶化,最终演变成为金融危机。

收入的源泉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有健全的产业,有稳定的劳动收入,意味着稳定的就业岗位,也意味着劳动在为资本创造着稳定的利润。也就是说,在劳动过程中,有新的价值和使用价值不断的被创造出来,整个国家的收入都增加了。但是美国的制造业大量的转移到了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中国,所以美国国内是缺少制造业的就业岗位。我们知道,商品价值是凝结在商品中的无差别人类劳动,在生产过程中劳动与生产资料相结合,才能创造出新的价值来。但是没有生产制造业了,也就没有生产过程了。所以美国大量的新的就业岗位给劳动者带来的收入,只是与资本家分享已经存在的收入,而不是创造新的收入。至于在房地产市场上借助房屋价格上涨带来的收入,那其实只不过是虚拟的,只不过是买者的钞票转到卖者口袋里的游戏,更是根本不代表一点新的价值和新的收入。所以随着美国房地产市场特别是二手房市场的萎缩和萧条,大量美国人,也包括许多所谓的中产阶级、白领,财务状况大大地恶化了。贷款拖欠现象越来越严重,不良贷款的数额也越来越多,陷入破产窘景的人越来越多,这最终动摇了次级债券的收益率和投资者的信心,引发了次级债务的抛售和贬值,这又严重影响到了投资银行的财务状况。投资银行的亏损本来是没什么大问题的,投资银行有的是钱,应付亏损还是能应付得了的。但是再大的投资银行也应付不了挤兑。由于投资银行财务状况恶化,势利眼的投资者纷纷撤资,使投资银行除了亏损还陷入到无法应付的流动性危机之中。在这样严重的局面下,一个又一个的投资银行倒闭、破产,既而引发了美国金融市场的全面崩溃。由于欧洲投资者在美国次级债务上有高额投资(欧洲金融资本非常喜欢到美国金融市场上去投资),并且欧洲也有着类似美国的次级信贷制度,所以欧洲也被巨大的“金融海啸”(用时髦的说法)卷了进去。

四、1857年和2008年的金融危机

这就是这次“金融危机”的实质和过程。所以我们要明白一件事,就是这个金融危机不是像陨石一样突然降临的,而是准备了很多年的。表面上看是金融危机,实际上是很传统的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只不过披上了21世纪的外衣而已。但是即使是金融危机,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情。历史上的金融危机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在19世纪50年代就发生过一次大的、主要国家都被卷入的、为马克思所详细记录的金融危机。我们来看一看,150年前的金融危机和今天的金融危机是不是很相似。金融危机不是今天才有的,明天也不会不再发生。只要金融体制以及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存在一天,金融危机的可能性就存在一天。

19世纪50年代,波拿巴政变建立法兰西第二帝国之后,法国成立了动产信用公司。该公司广泛地参与了法国、奥地利、匈牙利、瑞士、西班牙和俄国的铁路建设。当时欧洲修建铁路的热情和现在中国修建高铁的热情大概不相上下。动产信用公司用发行本公司股票筹措的资金购买各种公司的股票;动产信用公司的股票只是以它持有的其他企业的有价证券作担保,而各种公司的股票则是以它们本身的财产价值作担保的。该公司在1852年发行的股票,从250法郎迅速上涨到1775法郎。1855年,股票瞬时报价曾经达到1900法郎。1856年,该公司的资本只有6000万法郎,从事的业务却高达60多亿法郎,这使得动产信用公司获得了高额的利润。“如果它的资本和它的业务之间的悬殊状况消失了,因而它的‘特殊’利润也消失了,那么它就不但会降格为一家普通的银行,而且会可怜的破产。”(马克思)

1856年9月,欧洲大陆和英国同时爆发金融危机。与2008年的金融危机一样,在危机爆发前有过一个极度繁荣的时期。工厂开足了马力生产,印度市场上堆满了英国的产品。生产严重过剩了,商品销售不动了,支付期又到来了,于是金融危机爆发了。动产信用公司遭遇困境。由于担心同样陷入困境的法兰西银行抛售政府公债(动产信用公司就是靠投机有价证券特别是铁路股票发财的),动产信用公司假意提出用自己的黄金储备购买法兰西银行的公债,以缓解法兰西银行黄金储备不足的问题。这看似是要帮助困境中的法兰西银行,实际上,是急于抢先在市场上出手自己手中的铁路股票。如果法兰西银行先抛售政府公债,势必使证券市场陷入混乱,使这些铁路股票变得不值钱。不想法兰西银行拒绝了这一要求。

动产信用公司又心生一计,建议巴黎的一些私人银行认购法国各铁路公司将在1857年发行的3亿法郎的债券。如果成功,显然铁路股票和债券的市场价格将上涨,动产信用公司将从中大大受益(动产信用公司手里有547.5万法郎的公债和11500万法郎的铁路股票)。这个计划也无人响应,从而落空了。

动产信用公司又寄希望于以它的有价证券(十足的虚拟资本)为保证发行6亿法郎债券,这种卑鄙的打算也落空了。

“这家规模巨大的骗人的企业”(马克思)这样就遭遇了严重的困境。尽管法兰西银行也遇到了困境,但是法兰西银行受到的政府待遇要比动产信用公司好得多。1857年5月法国通过了新的法兰西银行法,把法兰西银行的银行特权延长了30年,银行券的面值可降低到50法郎。这给该银行带来的好处是非常巨大的——1848年该银行发行面额200法郎和100法郎的银行券曾经取代了价值3000万美元的黄金和白银。同时,还准许该行发行面值1000法郎的91250张股票,这些股票只有现有的股票持有人可以购买,而尽管该银行股票当时在交易所价格为4500法郎,新股票却以1100法郎卖给旧股东。金融资产阶级趁金融危机狠狠地捞了一笔。

即使如此,也不能拯救金融危机。在1857年6、7月间,动产信用公司的股票价格从6月初的1300法郎降到了890法郎。法兰西银行股票从4000法郎以上跌到7月9日的不到2900法郎。动产信用公司、铁路公司和股份公司不得不大量出售有价证券或者发行新的股票来获取资金。交易所行情非常差。

在金融危机面前,动产信用公司的董事们纷纷逃离。“某些私人财产[马克思指董事们的私人财产,笔者注],由于经营有方,其寿命无疑会超过公司的寿命”。(马克思)这些董事们从投机生意中大发横财,但是一旦发生危机,他们就“发出退却的信号”,“要是水手们自己都忙着上救生艇,乘客当然会认为船快要沉了”。(马克思)这使得公众的恐慌加剧。

反观此次金融危机,在各方面都与这150年前发生的事件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同样是随着金融危机的爆发,金融机构面临着破产——金融机构的绝大部分资产都是马克思所说的“虚拟资本”,在金融状况恶化的情况下会迅速贬值,而且金融形势越严峻这些虚拟资本就越接近它们的真实价值,也就是一堆废纸。所以一遇到危机,金融机构想到的马上是抛售自己手中的各种有价证券,而且一定要赶在别人的前边这么做。因为大家都这么想,所以证券市场马上崩溃。这个时候,不但资产严重缩水,利润大幅度减少乃至亏损,而且货币奇缺,因为大家都想要货币。这个时候,资本需要国家的救援,而且国家也适时出面了。通过立法增加货币供应(1857年法兰西银行发行50法郎面值银行券事实上就是增加货币供应量),这次金融危机美联储还给金融机构提供贷款,帮助金融机构应付危机。同150年前一样,在危机中金融资本也可以捞上一笔:虽然美联储提供了大量的低息贷款,虽然美联储大幅度降低了基准利率,但是金融机构给客户的贷款利率却和所有的经济危机中出现过的情况一样,不是降低了,而是增加了。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经济规律是不可改变的。在经济危机时刻,市场利率一定要上涨。最后,虽然公司业务和投资人损失惨重,但是公司经营者的私人财产却比公司财产经营得更好,美林公司2008年9月被美国银行收购后,还是向它的高级管理人员发放了近60亿美元的奖金。“阳光下没有新鲜事”有时候倒真的是很贴切。

1857年10月8日到11月9日,英格兰银行把最低贴现率从5%提供到10%。“这是由于金银的外流以及所谓银行券储备的减少而引起的”。(马克思)不要忘了当时是金本位制,而且还在施行愚蠢的1844年银行法。“由于从发行部的金库提取黄金直接造成银行部的储备的减少,英格兰银行的董事们惟恐银行部无力支付,便压缩信贷,提高贴现率。但是,贴现率的提高,引起一部分储户从银行部提取存款,按当时的高利率去放债,而储备的不断减少又使另一部分储户惴惴不安,也从银行部提取存款。这样,本来为了维持储备而采取的措施,反而会使储备告罄。”(马克思)

果然,11月11日,1844年银行法被迫暂停实施了。而在货币市场上,实际贴现率已经大大超过了10%。很多银行都受到了影响,一些银行发生了挤兑,英格兰银行从金库里提取黄金汇往苏格兰两家倒闭的银行,从而使自己也陷于破产的边缘。类似的,在150年后的这次金融危机中,英国的北岩银行因投资美国次级债而损失惨重遭到挤兑,早在2008年2月就被英国政府国有化了。这是20世纪70年代以来英国首次将私人企业国有化。

马克思总结道,“英国人在国外,不论是在欧洲还是在美国,都大量参与投机活动。”看来150多年过去了,英国人的秉性还是没有改变。马克思还顺便讽刺道,“我们被告知,英国实行的自由贸易就可以改变这一切。但是,如果说别的什么都还没有得到证实的话,至少有一点是很清楚的,即鼓吹自由贸易的医师们只不过是些骗人的庸医。”自由贸易根本不能消除经济危机。几乎每一次经济危机之前,都是自由贸易的说辞最天花乱坠的时候。这次金融危机爆发之前,我们也每天听着自由贸易给我们带来了无穷无尽的好处,什么事情都可以通过市场通过价格的作用解决,而且解决得还非常漂亮。但是随后经济危机爆发了,市场崩溃了,于是自由市场的坚定支持者们还是选择了政府的干预。

但是,危机是否是由于投机造成的呢?马克思说,“投机本身是在这个时期的前几个阶段产生的,因此它本身是一种结果,一种非本质的事物,而不是终极原因和实质。有些政治经济学家试图用投机来解释工商业的有规律的痉挛,就像那些如今已经绝种的自然哲学家学派那样,把发烧看作是一切疾病的真正原因。……如果说,大不列颠对我们在美国出现的崩溃的反应最初表现为金融恐慌,随之是产品市场普遍萧条,最后才出现制造业的衰退,如今则最上面是工业危机,最下面才是金融的困境。如果说,伦敦曾一度是大火灾的中心,那么,现在却是曼彻斯特了。”伦敦是英国的金融中心,而曼彻斯特是英国的工业中心。如今这次金融危机也一样,实际上是由生产过剩造成的,只不过和所有的经济危机一样,在繁荣阶段没人考虑生产是否过剩,而经济危机一发生,金融市场最先出现崩溃的苗头和崩溃的现实,只有金融市场崩溃之后,人们才会注意产品市场的萧条;甚至在金融市场崩溃很长一段时间之后,产品市场的萧条才会结束。

此次金融危机,到目前还有很多人在纯粹金融的范畴内谈论它的根源和过程,这完全是错误的。还有一些人模糊意识到金融危机与实体经济的关系,却拼命掩饰现实,在危机爆发前说什么“美国实体经济没有恶化”、“证券市场与实体经济没有直接联系”等等,而不久前这些人还在高喊“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而2008年经济危机之后,美国的救市措施过度集中在拯救大企业和大金融机构上,经济刺激计划又是半调子不解决居民收入不能增长的真正原因,所以美国经济不但一蹶不振,甚至到了2011年,85%的房贷借款家庭的贷款已高于房价。这意味着严重的房贷违约风险和新的金融危机。美国人“占领华尔街运动”是他们本能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利益与金融资本的利益决然对立,而且受到了金融资本的严重侵害。这是阶级斗争的自发表现。

1857年的金融危机后期,就在由于提高利率,使黄金重新流回英国,从而使英国金融危机好转的时候,受到英国金融危机影响的大陆金融危机的恶化又反过来重新使英国金融市场动荡,“这场风暴的遥远回声已从西班牙和意大利传来”。(马克思)这是因为就像在经济危机那一章我们所引用的马克思的话说明的那样,由于信用和支付期限的原因,危机在各个国家之间的发生像“排炮”一样是按照一定的顺序进行的。

在德国(当时德国还没有统一),汉堡为了度过金融危机,于1857年11月成立了保证贴现公司,本来使危机稍有好转。但是重新发生的倒闭事件又使恐慌再现。“为了稳定价格,从而消除衰退的最活跃的原因,国家必须按照商业恐慌爆发前的价格支付……应该用政府所代表的整个社会财富来补偿私人资本家的损失。这种只要求一方实行互助的共产主义,看来对欧洲的资本家是很有吸引力的。”(马克思)但是政府干预的努力也失败了。11月29日,汉堡20家大商行破产,期票贴现停止了。当时汉堡积存的商品已达5亿马克。这时,“除了白银和黄金,一切都变得一钱不值了。”(马克思)汉堡发生的破产使斯德哥尔摩也发生了破产。丹麦的影响更大一些,在12月发生了大批的停业,还有一个船主兼大商人自杀了。巧得很,在这次金融危机中,也有一个德国大富翁自杀了。2009年1月5日晚上,74岁的阿道夫-默克尔在火车疾驶而来时跳下站台被撞死。他是全世界最富的商人之一,不过在与大众汽车股票有关的投资和交易中损失了数亿美元。

此次的金融危机是更大的全球性的危机。通过贸易与信用关系,危机在各个主要国家之间相互影响,相互传递。最后的救命稻草就是政府的救市和央行的放贷。这两个手段都将给未来的经济带来极大的隐患。政府的减税和财政扩张,将使政府财政状况恶化,将来要么是重新加税,要么是大量发债。前者会在高收入人群中造成强烈的反抗和资本加剧外流,后者将使债券市场一蹶不振。至于央行的放贷,倒不一定就会导致通货膨胀,但是在增加各国央行和金融资本的“亲密关系”上,肯定是大有帮助的。而且对资产泡沫的形成有重要的作用,这一点我们后边还会谈到。

这次经济危机对中国的冲击很大,但是远没有像对发达国家的影响那么大。这又是为什么呢?在1857年那次金融危机中,也有一个国家和现在的中国类似,这就是法国。马克思说,“法国还在对这种传染病进行某种抵抗,这就像一个比普遍危机本身更难解的谜,使一些政治经济学家感到迷惑。”就像目前的中国一样,全世界都把经济复苏和重新增长的希望寄托在神奇的中国身上,并对中国局面要好于其它主要国家百思不得其解。那为什么当时的法国、如今的中国,在普遍的危机中,尽管也受到重创,处境却比其它国家要好很多呢?马克思给出了答案。“迄今为止危机对法国商业的影响比预料的要小。原因很简单:法国在同美国、大不列颠和汉撒各城市的交易中,贸易差额为顺差,而且长期以来一直如此。所以,这些国家所发生的灾难要直接影响法国,那就必须是法国已经给了它们大量贷款[马克思这里说的贷款,主要指还没有结清的货款,笔者注],或者,已经冒着风险囤积了大量向它们出口的商品。但是这些情况都没有。”中国的情况与之类似,所以中国受到的金融危机的影响也相对较小。

中国是个崛起中的大国,在经济总量上将在不久的将来可以与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媲美。中国虽然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虽然还只是实现了低水平的小康,虽然还有几千万低收入人口,虽然人均收入还相当低,但是不可否认的,中国正在向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迈进,在这个过程中,中国人的经济状况会持续(哪怕大多数人仍然是很缓慢的)得到改善,中国的经济结构、生产方式都将有巨大的飞跃。随着市场经济的建设,中国社会经济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在向发达国家迅速靠拢。在未来,我国是不是也会变成美国那样的空壳国家,不计后果的发展金融产业,特别是利用金融服务在穷人身上打主意?这次金融危机的爆发,金融上的源头就是滥发信贷,给那些没有资质的人以信用。而我国商业银行在信用卡的发放上,也曾经非常疯狂。有几年的时候,在超市里,地铁站里,银行门口,甚至大街上,到处都是推销信用卡的人,还经常跑到各个写字楼里去。那时候,几乎任何人都可以办理信用卡,只要填一张表,复印一张身份证。为了方便大学生办理信用卡,银行不但进驻了学校,还专门推出了针对学生的信用卡。这种盲目推广信用卡的做法其实是非常危险的,使中国还远没有达到美国那样的发达程度,就酝酿起了美国式的金融风险。只是在2008年,金融监管部门才开始对银行和公众提出警示。美国2009年7月份的立法要求信用卡发行机构一定要向信用卡申办人说明费用情况,2009年起我国金融监管部门也出台了几项措施,限制乃至禁止向特定人群(比如学生)发行信用卡。人民银行2009年6月22日发表报告,称我国当年第一季度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还信贷总额49.70亿元,同比增长133.1%。这个数字到2012年末已快速攀升至146.59亿元。而到了2017年上半年,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已经高达650.69亿元。

比正规金融信贷规模膨胀危害性更加严重得多的是各种民间借贷。这些不不正规的带有江湖气的信贷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详了。颇为讽刺的是,2009年禁止向学生发行信用卡后,留下的空白却被校园贷填补了。除了“裸贷”,现在还有“佳丽贷”,长得漂亮就能贷,还不起送进KTV。

在我国推广信用卡对产业资本是有很大意义的。因为我国是外向型的经济,国内消费并不旺盛,特别是遇到经济困难的时候决策层总是不由自主地想到如何启动消费,如何让老百姓花钱。对于我国居民的消费水平来说,我国的生产能力是大大的过剩了。在鼓励消费的许多办法之中,信用卡和消费信贷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它们可以大大增强消费者的消费欲望,同时增加消费的数量。为此,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对走美国式的老路是有着浓厚的兴趣的,这是我们必须要提防的。

小结:

对于2008年的这场世界范围内的经济危机,马克思当然是不可能有任何评论的,但是在他留下的著作中,他还是在很多地方强调过,信用关系和金融在经济危机中虽然起到了加速和促进作用,但是经济危机本身却并不是信用和金融造成的。马克思多次强调,经济危机始终是生产相对过剩的危机。这样的阐述遍布三卷《资本论》。在本章中我大量引用的马克思关于1857年经济危机的论述,来自于马克思当时为《纽约每日论坛报》撰写的时评和政论,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第二版第16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7-12-12 14:11 , Processed in 0.055159 second(s), 12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