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44|回复: 0
收起左侧

电梯工人这一行——一位电梯安装工

[复制链接]

246

主题

362

帖子

128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282
深秋的黎明 发表于 2017-11-27 21: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这篇是一位瑞士电梯安装工的自述,里面涉及的很多资方的套路,中国工人并非陌生,而且对于学生和所谓“白领”而言,也未必难以理解。

——译者:夏尔没毛裤
Le métier d’ascensoriste
电 梯 工 人 这 一 行
——Un monteur parmi d’autres
——一位电梯安装工
发表时间:2017.10.5
来源:
https://www.marxiste.org/actualite-francaise/monde-du-travail/2214-le-metier-d-ascensoriste

我是一位在瑞士法语区工作的电梯工人(或者叫“电梯安装工”)。换言之,我在大楼里安装电梯。雇佣我的公司是全球电梯、扶梯和货梯(译者注)市场巨头(leaders)之一,每年营业额超过十亿美元。上一年,公司盈利多达数亿美元。可是,这些盈利又是以工人什么样的代价而获得的呢?
译者注:电梯(ascenseurs)就是客梯,例如某校化院那个动辄超重的电梯;扶梯(escalators)就是商场、地铁一层层爬上去的、”左行右立“的那玩意;货梯(monte-charges)就是货梯,或者叫升降机。
Le piège des primes à la productivité
生产率奖金的陷阱
电梯安装工的工作既繁重又危险。可是公司资格最老的员工经常告诉我们,在20世纪90年代,这是一份“理想工作”。“但是我们被耍了。”他们解释道。事实上,为了提高工人的生产率,管理层采取了一种马基雅维利式的策略(可理解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策略,虽然阿尔都塞会气死。——译者注)。管理层给每个电梯——依据型号的复杂程度、楼层的数量等等——的安装规定了精准的时间限制。如果电梯安装工提前完成工作,多出的时间每小时有35瑞士法郎的奖金(按2017.11.26外汇牌价,35瑞士法郎=236.6595元人民币——译者注)。于是乎,为了拿到“丰厚”的奖金,许多工人自愿加班(faisaient des heures supplémentaires non déclarées)(这里不太好翻译,我翻成“自愿加班”指的是下班后接着干活,公司并不承认,也不会付加班费,后面的“自愿加班“同理——译者注)、在周六偷偷上班或者提高工作强度。渐渐地,管理层以工人的表现为依据,开始缩减电梯安装的规定时间限制。这是一种恶性循环。最终,规定的时间限制变成了最初的一半。

奖金机制今日依然存在,但是除了几个十分熟悉电梯的老工人,没有几个电梯安装工能够拿到奖金。这一职业真的变成一场与时间进行的赛跑(une véritable course contre la montre)。为了按时完成任务,我们身上承担了极大的压力。有时,管理层会威胁我们:“你们不干的话,门外有十个电梯工人等着干你的活。”或者说:“我们招了许多新工人;假如淡季来了(une période de creux)我们要裁员的话,可不一定先裁最后来的人哦……”
Des charges de 50 à 70 kg
50到70千克的载荷
电梯安装工的劳动条件十分艰苦。在瑞士,国家规定工人的最大载荷量是25千克。(没……查……到……不知道讲的是啥玩意,按我的理解,电梯安装工属于特殊行业,瑞士可能规定工作中工人扛的东西或者工具总重量不能超过25千克。——译者注)但是公司并不尊重法律——大家心知肚明。电梯安装工这一行很孤独:整个安装过程都是一人独自完成的,尤其是需要一个人把一个重达50千克的曳引机(treuil)扛到大楼顶层,同样,还有70千克重的套柱(guides)。我的大部分同事的背都有毛病。有些还很年轻的人甚至闪过好几次腰(coincés le dos,我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字典也看不出什么,直译的话是“腰不能动了”,我怀疑是闪腰,尚析方家指正。——译者注)。上了年纪的工人,要么离开这一行,要么结局悲惨。
(曳引机(treuil)Bing搜出来的图片是这样,可以理解为绞盘:

电梯这一领域的大公司都爱强调“安全”——在表面上。但是只有发生事故时,真面目才会露出来。这很虚伪:管理层给我们规定的安装时间限制极其难以达成,这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但是他们却跟我们说:“慢慢来,工作注意安全”!由于主管给我们规定的安装时间如此紧迫,为了赢得时间,我和同事工作时牺牲的第一件事就是安全。我们的主管对此当然知晓。每当安全检查之时,我们总是事先得到消息,保证一切规范进行,从而让管理层满意地“宣布”电梯安装工以安全第一。

我们有个惯例,每当世界上有一位电梯工人死去,我们就会举行一分钟默哀,这些工人主要来自第三世界国家,尤其是中国,那里的电梯行业十分繁荣,可是电梯工人的安全就要差得多。

许多经济学家吹嘘瑞士的工会不如其他国家激进,因为瑞士的劳动法更加灵活。“这有利于经济。”他们解释道。可是,我很想看看,要是这些专家在我和同事这样的工作条件下干个几天的话,他们是否还会继续吹嘘这套体制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7-12-12 14:24 , Processed in 0.072662 second(s), 9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