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96|回复: 0
收起左侧

“南街讨薪事件”与集体经济改革

[复制链接]

331

主题

398

帖子

144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43
红浪风扬 发表于 2017-11-22 23: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南街讨薪事件”与集体经济改革
2017-11-22 弼马温 新注册公众号

核心提示
为劳动者鼓与呼,才是正途!

最近,一则在互联网上广为传播的“南街讨薪事件”新闻,引起了很大的社会争议。

从表面上看,事情是这样的:一群心怀理想的大学毕业生,来到南街村集团下属某公司打工,也签了劳动合同。在干了将近一年之后,由于工资也不高,工作时间长,每天十二小时,工作强度大,令人难以忍受,在要求公司方改善劳动条件无果后,他们一群三十多人集体申请劳动仲裁,要求所在公司按照国家相关法律补偿加班工资。


在南街村打工的一名大学毕业生

双方劳动关系、加班时长证据确凿,讨薪合理合法。然而,公司一方却并没有妥协,反倒申请当地相关部门,要求这群学生赔偿一千多万的损失。

于是乎,事情就闹大了,引起了各种各样的社会争议。其中,很有意思的一个现象是,原本一个劳动争议案件,竟然出现了很多意识形态的回应话语。

南街村集团,一向被认为是共产主义的模范社区,在目前这个唯利是图的市场经济社会中,更显得难能可贵。所以,在一部分人看来,共产主义的南街怎么会残酷压榨打工者呢?如果有,那肯定是其他人的问题。

又或者,为了维护这块共产主义样板的声誉,他们便联合起来,极力否认此次讨薪事件的合理性。似乎南街村集团被打工者告了,就影响了他们的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美好理想。

那么,南街村集团是社会主义吗?是共产主义吗?南街村是你们的共产主义的理想吗?



(首先声明,笔者对当事人双方的个人恩怨、动机、阴谋论什么的毫不关心。)


南街村和集体经济

     
在改革开放初期,南街村坚持集体经济,没有完全分家,依靠集体和ZF的力量,最终形成了一定的产业资本积累,从农业进入到以工业为主的经济发展格局。

这种集体经济在中西部的贫穷地区,当然是不多见的,相比搞农业的村子,南街村相当富裕了。目前,南街村的集体资产已近30亿,拥有28家企业。

南街村本村人享有很高的福利待遇,但是,到南街打工的外来人则占绝大部分,超过一万,此次讨薪的大学毕业生就是其中一部分,本村人和外来人的待遇有着天壤之别。

南街村的资产股份与外来工没任何关系,只是村集体成员共同所有。这在一个市场经济社会,究竟是好是坏,似乎跟咱也没关系,毕竟那是人家集体自己的事。



类似南街村这样的村子,东部地区却是不少的。全国集体资产将近3万亿,东部沿海几个省份的就占75%左右,超过2万亿。其中深圳最具有代表性,很能体现这些集体资产是如何积累起来的。

它们普遍获得了工业化转移的历史机遇,比如大量港资“三来一补”加工工业进入,它们不可避免的与这些自发结合,大量农田变成工业区。除此之外,他们还可以开发利润更高的房地产。深圳小产权房占全市房产总数的一半以上,远远高于全国各大城市。

当然,后来其他地方的ZF便上收了村集体土地的自主开发权,这条集体致富的道路便不可复制了。

因此,南街村和其他类似的集体致富的村庄,到底属于什么性质呢?不是私有制,也不是公有制,而是中国真正的特色。那这个特色到底怎么回事呢?




集体所有制的由来

     
新中国成立时,农村实行的是“耕者有其田”的土地私有制,但在社会主义的中国,小农经济不过是过渡阶段,它和社会主义的生产方式是不相容的。

国家提出了搞社会主义革命,探索社会主义的土地制度。先是互助组、初级社,接着是高级社和人民公社,一时激进的将农民土地及财产归人民公社所有,其实是一步到位成为国家所有,因为人民公社是ZF管理农村的行政单位。

如果是小农私有土地和自由市场交易,国家则无法进行工业化原始积累,因为拿不出农民所需要的工业品进行等价交换;如果是土地国有化,则可能因国家官僚体制过度剥夺农民,随意调拨处置农民财产,导致农民消极反抗,最后出现不可预知的经济危机甚至人道主义危机。



最后的结果是,既不能回到土地私有制,也没法直接过渡到土地国有制,经过“三年困难时期”的挫折后,《人民公社六十条》明确了土地集体所有制,三级所有队为基础,后来进一步在宪法中得以确认。

所以,集体所有制无非就是社会主义探索在农村的一个过渡阶段。它本身既不等同于共产主义,也不等同于社会主义。


改革开放后尴尬的集体经济

     
然而,这场过渡停止了,探索很快的转了方向。改革开放后,集体所有的土地又都分下去了,因为宪法的紧箍咒,便保留了土地所有权属于集体,但这不过是个权宜之计的说法。

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原来的国营企业也成为市场利益主体而异化为国有资本,一些集体经济也积累了大量的资本。它们都以不同形式雇佣了大量的劳动力,依靠外来工劳动为主,自身成员几乎不再参与创造剩余价值的直接劳动。

很显然,这种集体经济虽然没有把土地分下去,但跟毛时代的集体有了本质区别,雇佣他人劳动为主的集体与自己劳动为主的集体当然不能等同起来。

另外,进入市场交易就需要有市场法人地位,需要引进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法律来保障这种市场交易的运行。《公司法》、《劳动法》等慢慢的就都立法了,但我们毕竟还自称是社会主义国家,不能明目张胆的将集体经济直接叫成资本主义经济,也一直没敢给集体经济市场法人地位。



但集体资产事实上已经成为了市场中的资本要素,只是说不清楚它具体归哪个人所有。它既不叫私人资本,也不叫国有资本,就是集体资本。
  
中国由小农经济社会向社会主义过渡的过程中,前三十年好不容易探索的集体经济,没想到在改革开放后退变成集体资本。


农村集体产权的改革方向

     
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也一直是左右派意识形态知识分子纠结的问题。

深圳因为集体经济太过庞大,社会影响太大,惦记资产分配的人就多就急,很早就开始了集体经济股份合作制的改革。将集体资产按本村人进行股份量化,形成股东会,确定企业法人,成立社区股份合作公司,方便进入市场与外部资本合作,美其名曰建立现代企业经营管理制度。

而南街村地处区位优势不大,产业结构太低,竞争力不强。所以,为了降低运营成本,利用类似毛时代的政治意识形态动员,内部搞低成本分配。这很正常,一种市场策略而已。



另一方面,在意识形态上与ZF保持关系,得到部分国家资本的支持,暂时就没有引进外资的动力,进行改革的动力也就不明显。

但未来就不好说了,如果一旦失去强力领导人,那南街改革的可能性非常大。深圳已经完成的股份合作制改革,很大程度上就是南街村等集体村庄未来的改革方向。

南街就算内部真做到了人人平等占有股权,这跟深圳的社区股份合作公司也没有本质区别,仅仅只是喊意识形态口号的区别。本质上,都只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中,部分群体共同拥有所有权的企业,完全靠剥削外来工的剩余价值来获得自身的利润。

目前,集体经济股权化后的企业,还有一个名义问题扯不清楚。那就是国家为保持社会主义名义,宪法规定的农村集体所有制与市场化改革的西方法权存在逻辑悖论,集体经济还没有法律明确其市场法人地位。深圳是经过了一次全面的集体土地国有化的转地运动,故规避了上述话语矛盾的问题。

下一步的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大概就会解决这个法人地位问题。




我们该为谁鼓与呼?

     
或许,听到集体经济要市场化,一些人又要大哭流涕了,似乎理想又一次破灭了。但事实上,这些根本就不应该是你们的理想,你们理想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早已经破灭了。

你们不过是不愿承认当下资本主义的事实,想抓住那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但它拯救不了你的理想。你们的理想应该到受苦受难的工人中去寻找!

归根结底,普遍存在的不合理劳动制度和工资制度,无论是名义上的私营企业还是集体企业还是国有企业,抑或是混合所有制企业,都是资本与劳动者的矛盾!

难不成国有企业侵害了工人的权益,你们也会为了维护国家和社会主义的形象,不谴责企业,反而去指责工人的问题么?

为劳动者鼓与呼,才是正途。
Screenshot_2017-11-25-07-43-09.pn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7-12-12 14:30 , Processed in 0.144408 second(s), 22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